阅读量

光伏发展痛点有望逐一解决

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 发布时间:2018-01-26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4253号(工交邮电类398号)提案答复的函》(以下简称《答复函》)。《答复函》针对全国工商联提出的“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提案”作出答复,并提出了包括解决弃光限电、补贴拖欠及如何降低行业成本等光伏发展痛点问题的措施。

业内专家告诉记者,光伏产业作为我国战略新兴产业,对于如何解决发展中的阶段性痛点问题,全球尚没有一个国家有现成的发展管理经验可以参考借鉴。当前,在国家政策支持下,集合社会智慧合力推动解决我国光伏发展痛点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多政策并用破解弃光限电难题

 

引人关注的是,《答复函》提出,将在充分论证和取得各方共识的基础上加快研究建立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强制考核办法。

近年来,虽然我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迅速,但是可再生能源发电在全社会用电量中的占比却并不高。以光伏为例,数据显示,2016年,光伏全年发电量只占我国全年总发电量的1%,尽管2017年光伏产业实现了飞速发展,但是预计光伏在全年发电量中的占比依然难以突破2%。这是目前弃光限电形势严峻的一个重要表现。同时,这也使当前我国能源体系距离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发展目标仍有较大距离。在此情况下,可再生能源发展亟须提速,加快建立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强制考核办法成为必然趋势。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政策研究部主任彭澎告诉记者,如果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出台,那可再生能源消纳将不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义务,而是将成为一个强制性的任务。毫无疑问,这是光伏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福音,届时光伏在可再生能源中的份额将会得到大幅提升,有利于弃光限电问题的解决。

据记者了解,为加快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展,国家能源局已确定2020年各省(区、市)全社会用电量中非水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量比重指标,要求各省份全额收购范围内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网电量,并核定了分区域的最低保障性收购小时数、启动了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自愿认购交易制度。

此外,电网外送能力不足是目前西北地区弃光严重的又一个重要原因。为此,《答复函》指出,将适时推动陕北电力外送通道建设,积极推进新疆、呼盟、蒙西、陇彬、青海等地电力外送通道论证,力争实现“十三五”期间新增西电东送输电能力1.3亿千瓦,按期达到规划目标;坚持分层分区、结构清晰、安全可控、经济高效原则,进一步调整完善区域电网主网架,提升电压等级电网的协调性,加强区域内省间电网互济能力,提高电网运行效率,确保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和电力可靠供应。

值得一提的是,为解决弃光限电问题,国家能源局已采取了多项举措,并均已取得积极成效。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弃光率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 

 

补贴拖欠顽疾有望根治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累计开发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补贴缺口约600亿元。据相关部门保守估计,2017年仅仅是光伏发电的装机增长就带来了300亿元以上的补贴需求。补贴拖欠问题正成为整个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痛点。

“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应收尽收的难度较大,实际征收仅85%左右,其中的缺口主要是自备电厂未足额缴纳电价附加资金。”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造成自备电厂征收率较低的原因,一是征收没有强制措施,如遇企业故意不交,负责征收的财政部专员办和电网企业基本没办法;二是自备电厂和配套高耗能产业是本地的纳税和就业大户,所缴纳的基金基本需要上缴国家,地方政府部门征收积极性不高。

基于以上原因,《答复函》提出,将推动相关部门不断加大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的征收力度,明确地方的主体责任,调动地方积极性。特别是对新疆、甘肃等自备电厂较多的省份,将会加大本地区电价附加征收力度,简化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的征收和补贴申报、审批、拨付方式。同时,将择机研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的相关政策。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员王斯成认为,如果从2018年起电价附加增加到0.03元/千瓦时,那么到2020年3年内大约可征收2800亿~3000亿元,即可完全解决补贴拖欠问题。

国家能源局还表示,将适时启动绿色    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从目前绿证交易主要为光伏、风电来看,绿证强制约束交易的启动将会对光伏、风电的发展起到提振作用,并能解决部分企业因补贴拖欠而造成的资金困难问题。

       “2018年有可能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如果强制对象是燃煤电厂,这将会征集到足够的资金,弥补补贴资金缺口。”王斯成表示,若实行绿色证书+强制配额制,按照全国电力需求每年6万亿千瓦时,燃煤火电4万亿千瓦时计算,如果执行15%绿色电力配额,则每年将有6000亿千瓦时绿电,每千瓦时电的绿色证书价格为0.2元,每年可征收1200亿元,若强制配额10%,每年也能征收800亿元。

另外,从目前的政策来看,光伏等可再生能源补贴正在逐年下调,再加上光伏要在2020年实现平价上网,届时对补贴的依赖将会逐步降低。

 

非技术成本存大幅下降空间

 

发电成本高是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在全社会用电量中占比不高的关键原因,其中非技术成本高是导致光伏发电成本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基于此,《答复函》提出,将进一步优化企业投资环境、降低可再生能源开发成本,减少土地成本及不合理收费,通过绿色金融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制止和纠正乱收费等增加企业负担行为。

一直以来,用地成本高是光伏发展的一大痛点。目前各个省份都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台了土地使用税实施办法,但是不同省份、不同城市等级、不同土地等级征税标准都不尽相同,有的地区土地使用税非常高。例如,江苏中部地区建制镇的土地使用税达到2元/年·平方米(合1333元/年·亩)。

其实,国家能源局在2017年9月发布的《关于减轻可再生能源领域涉企税费负担的通知 (征求意见稿)》中就释放了“延长增值税即征即退50%的政策”“免征征地占用税”“制止地方政府乱收费行为”等利好消息。

记者注意到,内蒙古在近日发布的《关于明确光伏发电企业城镇土地使用税政策适用问题的通知》中提出,对光伏发电企业厂区内历史遗址、过境高压传输线、泄洪渠、水坝等无法实际占用的土地,不征收土地使用税;对光伏发电企业用地,如果土地性质属于农用地或未利用地,且被实际用于种养殖、水土保持、植被恢复、荒漠化治理、盐碱化治理工作的,可按条例中“直接用于农、林、牧、渔业的生产用地”免征土地使用税。今后应该会有更多的地方出台政策对部分光伏电站免征土地使用税。

另外,东方日升市场部总监庄英宏表示,光伏产品实施退税50%的政策,可以让企业在技术研发上加大投资,鼓励企业重视产品研发,提高产能及产品质量,助力光伏平价上网。

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来,为降低光伏企业融资成本,全国各地已有多家银行推出了“光伏贷”业务,并取得积极成效。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今后光伏非技术成本存在大幅下降空间。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UwMDU2MQ==&mid=2649613728&idx=1&sn=50ba8ac4e82860c8079ab63989c98b8a&chksm=87def01eb0a97908a3dd74cffd62b1b68ed1a235dfdc526ab6474130e592f6265cde433162b4&mpshare=1&scene=1&srcid=0125ZSNgL89EdFa5O0TBKzSd#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