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敏:循环经济——助力火电转型升级, 实现与社会的唇齿相依 - 专家观点 - 中国能源研究会
阅读量

胡敏:循环经济——助力火电转型升级, 实现与社会的唇齿相依

来源:中国能源研究会 | 发布时间:2018-06-12

微信图片_20180611163353.jpg

在中国能源研究会和华润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火电厂循环经济”研讨会上,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总裁、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胡敏作了主旨发言,以下是发言摘要。

华润的前身是1938年抗战初期在香港成立的“联和行”。是在中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下,靠两根金条起家的。经过80年的发展,华润已经形成了大消费、大地产、大能源、大医疗和大金融五大体系。总部是在香港有7家上市公司,国内5家上市公司,其中华润电力、华润置地位列香港恒生指数成份股。华润总资产13000亿,营业额是5600多亿,2017年财富500强排名86位。华润电力是2001成立的,发展很快速,到去年总资产已有2200亿,总装机4300万千瓦,其中火电装机3600万,风电装机600万,还有水电、光伏有100万,去年的营业额是700多亿港元,利润52亿。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这对煤电发展循环经济又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循环经济对于火电主要有两点:一是助力火电转型升级,二是实现火电与社会的唇齿相依、共生共融。

第一点就是循环经济助力火电转型升级。电力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也是资源密集型的产业。当前,资源限制、环境压力以及效率不高一直是制约电力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煤炭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加之国家去产能的影响,也面临短缺的危机,但中国要在短期内使传统的以煤电为基础的电力工业得到转型显然不易。所以,在较长时间内,燃煤电厂依然是电力工业的发展支柱,过去火力发电企业发展可以通过追求数量的外延发展,代价是牺牲了环境和资源。可以预见,随着电力改革和煤炭去产能的不断深入,煤电不会再像过去一样,有固定的高盈利能力,因此煤电必须破除消极等待的做法,积极通过转型升级,提升盈利能力。

因此追求自身经济效益的最大化,是企业发展循环经济的基本原动力。在发展循环经济的过程中,火电企业必须依托主营业务结合当地的自然条件、自然环境和自身优势,在做大做强传统产业、盘活资产的同时,不断整合自身的技术和资源优势,开放市场前景广阔的产品服务,建立循环经济价值链,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才能赢得发展空间,实现可持续发展。

华润电力(常熟)有限公司,处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常熟开发区,开发区的供热已被国电常熟一厂抢先一步,我们等于是常熟二厂,我们就需要另辟蹊径,我们搞起了污泥焚烧,生产压缩空气。广西贺州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除了在园区实现电厂、啤酒厂、水泥厂的共生共融,形成循环经济,还利用当地开采加工大理石排放的大量残废液,代替电厂脱硫的石灰石粉,既降低了环保的成本,同时也解决了发展地方经济的痛点。所以,我们说一定要结合自身的条件和当地的自然资源开展循环经济。

第二点,循环经济要做到火电与社会的唇齿相依、共生共融。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命脉,而其中有70%的电力来自于燃煤电厂,燃煤电厂的发展带动了我国电力工业发展,也带来一系列的环境问题,二氧化硫、温室气体、粉尘和废水等污染物的排放,矛盾日益突出。目前我国解决环境问题的主要方式是末端治理,实践证明这种治理方法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污染,要从根本上缓解生态压力和环境恶化,就必须大力发展循环经济,转变生产方式,从源头提高资源利用水平,将经济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以最小的资源消耗、最小的环境代价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提升区域产业水平。通过循环经济、燃煤电厂可以最大限度减少污染物排放,降低对环境的影响,同时通过燃烧城市生活垃圾、污泥,为城市处理废弃物,实现与城市的共生共融。目前,我们华润电力已有十几个电厂在开展城市污泥的焚烧耦合发电。

近年来循环经济在燃煤发电行业得到一定的发展,在社会经济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等方面均产生明显的效益,华润电力在华润集团的领导下,一直坚定不移地践行绿色经济的发展理念,在煤电循环经济发展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讨和实践,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我们对下一步的工作也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对目前整个发电行业的基本思考。我在2016年去过德国,也到美国看了一些企业,得到比较大的启发,总结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主角变配角,配角变主角;第二句话集中变分散,分散变集中;第三句话高层要增多,低层要精简。

第一,什么叫主角变配角?过去我们发电整个电力供应主要靠煤电,一个是它可靠,一个是可协调能力比较强,所以过去除了水电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多的新能源,一讲到要发展电力,就想到增加火电厂,这是我们传统的认识,认为火电是主角。过去的配角就是风电、光伏包括水电,都认为是起不到大作用的电源。为什么现在主角要变配角呢?现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所有的新能源要全额上网,火电企业就完全变成配角了,你就是要帮他调峰,承担高额的成本,所以这是一个大的变化。

第二,集中变分散,分散变集中。过去我们一讲到电力的高效利用,首先想到我们要建大电厂,建四台、六台、八台、十台机组。现在因为要提高能效利用,特别是现在建燃机,燃机很少说有十台、八台的,大部分是两台,而且两台都不大,除了发电以外还能实现余热的清洁利用,把效率提升。分布式能源从过去电源的集中变成越来越分散。反过来,分散变成集中是什么意思?过去我们的控制系统都是分散的,实行的是单台机组控制,目前为止很多电厂还是一台机组一套DCS。但是,由于新能源的发展,如果再采用分散的管理模式,已经严重不适应。所以现在这种分散的能源要采用集中的控制方式,比如说华润电力目前有将近4千台风机,现在我们就说要建立一套大系统,把所有的风电管控起来。华润电力有33家火电厂,过去每个电厂有一套维修管理系统,现在我们用一套系统管了33个电厂。这样就实现了控制的集中,这种控制的集中能够大幅度降低维修维护成本,还可以进行大数据的分析,使得我们整个的管理效率得到大幅度地提升。

第三,高层要增多,低层要精简。现在一提到提升管理水平,就说总部人员不能太多,要精简总部人数,但反过来,我们建厂的人数就特别多。华润电力这几年一直在提升管理水平,在精简基层人员,但我们跟发达国家相比,至少还多一倍的人员。我们目前2台100万机组的电厂是200人,徐州6台机组,是500多人,常熟3台机组,267人。我们还认为人太多,还要精简。所以我们现在提出,两台100万机组至少再减掉30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的信息化管理水平还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我们做了火电厂的集中监测专家分析系统,通过人工智能能够监测到每个参数,什么值在合理的范围内,如果超出范围,马上会报警、处理,通过控制系统实现现场巡视,甚至可以实现无人操作。第二个我们做了燃料优化系统,从煤炭采购到储存到经济运行一整套的优化系统,所以我们可以处于最佳的运行状态,最佳的能耗水平。还有我们现在做的智慧电厂的工作,我们做的工作叫“润极视”,就是在那些关键的部位,平时的巡查点,装上摄象头,原来的摄象头是模拟信号,现在“润极视”是用数码相机,可以对图象进行解析,看有没有异常,异常就会报警,对火焰、泄漏都会准确报警,有人员闯入也会自动提醒。这样,整个电厂在现有的基础上还能再减少15-20%的人员。重要的是要提升整个集团信息化的能力,现在华润电力总部搞信息化的就有70多人,对华润电力整个管理提升起到很重要的支撑作用。

另外,华润电力实行的是大运营、大建设的做法,我们和上海外三的合作做得也非常好,我们在徐州铜山电厂2台100万机组进行了改造,供电煤耗下降10克以上。我们运用外三的技术以后,低负荷运行的堵灰问题没有了;过去百万机组冷启动至少要十几个小时,现在我们只要两个小时;低负荷运行时的不完全燃烧排放也没有了;过去氧化皮脱落造成管道堵塞的问题也解决了。除此以外,我们正在和外三进行另外2台100万机组的合作,这2台机组建成以后,肯定是世界上能耗最低的,而且我们没有采用二次再热,这里用了很多高端的技术。再就是我们现在在做全世界第一台亚临界机组的超高温改造,我们对徐州30万的3号机组,在压力不变的情况下,主蒸汽温度提高到600度,改造后的供电煤耗能够降到280克,比我们现在35万的超临界机组能耗还要低,应该在明年八九月能够投产。

归纳我们在发展火电厂循环经济方面做的工作:

一是鼓励多元化的资源利用,因地制宜开展商业模式的创新,在满足环保要求的前提下对资源和市场供需进入深入的分析,开展燃煤与生物质混合发电,燃煤与风电混合发电,供应压缩空气等多种方式合理创新商业模式。

二是加强电厂废弃物的综合利用,降低燃煤电厂的耗水率。要加强全厂的水污管理,充分实现水资源的综合再利用和废水零排放。对电厂产生的粉尘、煤灰建设延伸的产业线,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我们也做了褐煤的燃烧和脱水,在严重缺水的地区,我们把褐煤的水提出来,循环利用,实现水资源的最大利用,。

三是加快新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应用,提高机组的能效和环保水平,提高设备可靠性。采用新技术推广火电厂的环保升级改造,通过开展热电联产与海水淡化等项目,尽量提升燃料和余热的使用效率,同时引进信息技术开展电厂的智能化的建设,不断提高机组的效率和节能环保的水平,实现高能效的清洁生产。

总之,循环经济是一种发展思路的变革,是火电企业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既助力火电转型升级,又实现火电与社会的共生共荣,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的发展模式,可以真正做到社会效应、经济效益和生态效应的有机结合。发展循环经济任重而道远,更需策马扬鞭。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