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量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院长谢秋野:清洁取暖不是简单“双替代”,关键应抓散烧煤

来源:中国能源报 | 发布时间:2018-08-30

1535610979532965.jpg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院长谢秋野现场发言

 

统计数据显示,北方大部分地区重污染天气主要发生在采暖季,以北京为例,冬季采暖期比非采暖期PM2.5浓度高50%以上,取暖污染成为北方冬季雾霾重要成因之一。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备受瞩目。

新增清洁取暖面积20亿平方米 

“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关系北方地区广大群众温暖过冬,关系雾霾天能不能减少,是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农村生活方式革命的重要内容。”2016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14次会议提出,要加快提高清洁供暖比重。

之后,2017年十部委联合发布了《北方地区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对清洁取暖工作进行系统全面安排,并为清洁取暖特别是北方清洁取暖提出了战略性目标——2019年清洁取暖率达到50%,2021年达到70%,力争用五年左右时间,基本实现雾霾严重地区散煤供暖的清洁化。

为实现清洁取暖,中央政府提供200亿元支持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工作,各地政府也制定了煤改气、煤改电相应低价用气、用电政策等相关支持措施。目前,2017年清洁取暖已取得初步成效,北方地区新增清洁取暖面积约20亿平方米。完成了煤改气、煤改电合计578万户,其中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8个城市完成了煤改气、煤改电约390万户。

2017-2018年通过政府推动和全社会参与,大气质量明显好转,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PM2.5平均浓度比2013年分别下降39.6%、34.3%、27.7%;北京市PM2.5平均浓度从2013年的89.5微克/立方米降至58微克/立方米。

清洁取暖不是“双替代”

值得注意的是,206亿平方米的取暖区域面积中,农村约占65亿平方米;从供暖结构上看,资源禀赋决定了用煤取暖占比高达83%,清洁取暖挑战巨大。

为实现清洁供暖,如果全部实现煤改气,用气总量约2000亿立方米,与我国2017年全社会的天然气用气量2373亿立方米基本持平;如果全部实现煤改电,大概需要用电2万亿度,约是2017年 居民用电8695亿度的两倍。因此,单一采用天然气和电简单代替现有取暖方式还有待研究,清洁取暖不是简单的“双替代”。

事实上,我国取暖用散烧煤2亿吨,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清洁取暖的关键应该抓散烧煤替代。

同时,还应该考虑财政补贴和行政降价的可持续问题。以北京为例,煤改电每户每年一个采暖季指标是一万度,每度是0.2元,每个采暖季要给每户补贴2000元。若将该补贴方式推广到京津冀地区30%的取暖面积,仅这项补贴就大概需要400亿元,还不考虑正常的改造投入。从价格因素来看,燃煤用能成本约30元,天然气约58元,用电约87元,政府补贴压力很大。

此外,农村建筑节能标准相对比较低,仅有20%采取一定的保暖或节能措施,能耗和门窗散热很大。农村供暖综合能耗约为27千克标煤/平方米,而节能建筑能耗是8.7千克标煤/平方米,因此,农村清洁取暖要加大对建筑本身的改造利用,否则就会形成“边供热、边补贴、边浪费”的局面,造成巨大浪费。

供暖系统需全面升级

推进我国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应从整个能源系统特别是能源规划引领方面给予更大的关注。

首先,不能简单地“一刀切”去煤化,应对煤炭、天然气、电以及可再生能源,结合不同地区和能源禀赋情况统筹考虑。供暖系统需全面升级,不应局限于单一的供暖侧即热源侧改造,在能源输送过程中也要提高效率,并提高用户端即使用端的节能意识。

在这个过程中,应结合不同地方的采暖情况,采用多种能源统筹规划,特别是多能互补、取长补短。对于大规模的集中供暖可采用基本热负荷,如超低排放燃煤等成本热源,同时利用电、气等灵活热源提高整体效应。对于分散供暖可以利用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如光、风等,辅以电、燃气以及生物质等热源,形成综合性的清洁能源供给。

同时,对不同的资源禀赋和清洁取暖实施目标要区别对待,做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污染较重但经济相对发达,可在这些地区率先实现清洁取暖;对经济发展条件相对较差的地区,要考虑整个社会及居民采暖的经济可承受能力,制定区别对待的规划目标。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需要政府近期是采用财政补贴以及价格政策推动,长远形成以市场配置资源带来相对红利,引入社会资本,加大企业在清洁取暖方面的投入,真正实现政府推动、企业为主、居民可承受的良性循环。

为推进北方地区清洁供暖,我们建议,要加大规划研究,并在实施过程中及时评估调整,同时将散煤替代作为清洁能源的主攻方向。此外,应加快市场化建设,同步抓好建筑保温改造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推广按热量收费方式。


(来源:中国能源报   记者:武晓娟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