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国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低油价或持续1至3年,中国应该做什么?

日期:2020/4/28 16:07:42 浏览数: 来源:其他 作者:系统管理员 【 字体:
       傅成玉认为,投资者不应该急于抄底,因为在疫情态势出现转机前,油价将是持续震荡下行,而在疫情有所好转后,油价可能会出现回升,但是也不会太高。

       4月26日,前中国石化董事长、前中国海油总经理傅成玉在由人民大学主办的一场线上论坛上指出,投资者不应急于在原油期货市场抄底,因为预计油价未来1至3年将持续震荡下行,但国家可以在未来一两年内抓住低油价的机会,增加石油战略储备。

       傅成玉指出,历史上任何一次低油价都要持续1至3年。最近一轮低油价出现在2014至2016年。2016年12月,油价跌至28美元/桶,直到OPEC+当年达成减产协议,油价才一点点恢复上来,在2018年升至80美元/桶,之后又回落至60美元/桶。“这一轮也不例外。”

       最近两个月,国际原油市场与一场惊心动魄的价格战擦肩而过。3月6日,沙特与俄罗斯谈崩,OPEC+扩大减产谈判以失败告终,沙特迅即发动“全面油价战争”。4月13日,持续40多天的全球原油价格大战停火了,OPEC+宣布将在5月和6月减产970万桶/日,接近全球原油供应总量的10%。

       对于沙特和俄罗斯启动石油价格战的原因,傅成玉认为,这主要有四方面的原因:一是全球石油供给严重失衡,二是大国博弈与地缘政治,三是沙特和俄罗斯各自的经济和政治,四是新冠疫情的影响。“一旦价格战打起来,油价的走势则主要取决于新冠疫情,俄罗斯和沙特对油价走势已经没有控制能力。”

       傅成玉指出,近两个月以来,无论是在新减产协议达成前还是在达成后,油价始终是震荡下行,这说明尽管协议的规模创下了纪录,但市场并不认可。究其原因,他指出,在疫情导致的封城政策下,原油的需求每天要减少2200万桶到2500万桶,而减产协议的规模只有970万桶/日,根本是杯水车薪。

       上周五,纽约原油期货上涨,但由于周内一度暴跌至-37.63美元/桶,周线仍录得九周内第八次下跌。北京时间周一18时05分,WTI原油期货下跌16.4%,报14.16美元/桶;ICE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4%,报23.84美元/桶。

       傅成玉强调,油价还能走多低将取决于疫情的发展势头。当前,全球的疫情还在继续蔓延,虽然欧美的疫情有所缓解,但是并没有扭转大的趋势。“低油价能低到哪?我们就关注疫情,因为这是决定需求在哪的最根本因素。”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27日18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298万例,累计死亡逼近21万例。其中,美国确诊病例超过96万例。

       傅成玉认为,新冠疫情不会在短期内结束,可能到明年才能实现全面复工,而需求要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可能明年也达不到。再考虑到这一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全球经济将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疗伤”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需求是不可能大幅增加的”。

       “低油价将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这不是疫情导致的低油价,而是根本供需关系导致的。”他认为,无论是疫情,还是油价战,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石油供应能力过剩的问题,只是暂时掩盖了。

       “只要油价恢复到50美元,产量又会大幅上升。因此,长期来看,油价恢复到50至60美元/桶是比较理想的。”他认为,未来几年,油价都将在50美元/桶以下,尽管这可能仍然低于很多产油国的生产成本。

       因此,傅成玉认为,投资者不应该急于抄底,因为在疫情态势出现转机前,油价将是持续震荡下行,而在疫情有所好转后,油价可能会出现回升,但是也不会太高。

低油价的地缘政治影响

       傅成玉表示,这轮低油价将对地缘政治带来深刻影响。

       首先是地缘政治的长期利益短期化。在他看来,在最近两个月的互动中,沙特、俄罗斯和美国已经实现了各自的利益追求。沙特、俄罗斯已成功地把美国和拉美国家拉进了减产讨论,尽管美国没有答应,但在低油价下这些国家已开始被迫减产。而沙特和俄罗斯达成的减产协议也给了美国一个交待,实际上,所有国家都知道当前的减产规模根本不够。沙特和俄罗斯这么做就是要换取美国在其他问题上的让步。

       其次是地缘政治的多重利益复杂化。傅成玉说,以沙特为代表的海湾国家,同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俄罗斯既要支持伊朗,又要和沙特合作,从而在中东发挥较大的影响作用。因此,利益的复杂化、多重化会比以前更突出。”

       另外,傅成玉还指出,低油价会使一些原油生产国的经济、社会受到严重冲击,可能会引发社会问题,比如尼日利亚、安哥拉、委内瑞拉等国将受到严重冲击。而美国可能会利用自己石油生产大国的地位组建一个新的石油联盟。

新基建应考虑能源储备

       低油价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傅成玉认为,中国应该在未来一两年的低油价环境下加大石油战略储备。他指出,尽管中国过去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发展阶段,现有的战略储备规模还太小。他指出,当前,中俄美的战略储备都差不多是8亿桶,但美国只有3亿人口且已经处于发展高峰,而中国还在继续发展的阶段。

       傅成玉强调,这是需要激励措施的,现在的新基建应该考虑把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纳入进去。他指出,在美元零利率以后,中国应该把现金美元变成石油美元,甚至变成粮食美元。同时,他认为,中国应该借全球低油价的机会,大幅降低国内的能源价格,提升实体经济的效率,而对于油气公司,政府可以通过税务返还的办法保证他们的利润。



相关内容: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4号469室电话:010-56034653
邮编:100045传真:010-68513097邮箱:cers@cers.org.cn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能源基础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ICP证:京ICP备07003133号-1 技术支持:同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